cp洁癖,不拆不逆
重点:不逆不逆不可逆
无差也不怎么能接受(「・ω・)「
佐鸣
如今的我沉迷凹凸日渐消瘦
雷安好啊瑞金妙啊
小英雄吃轰出/胜出/胜→出←轰
唯一能吃的一对大三角!!!
没办法轰总太帅咔酱性格太戳
LOFTER总说我有敏感词qwq
基本是条咸鱼,而且懒到爆炸
谢谢关注x
现在正努力往相声演员的路上发展
想要写好字qwq
悄咪咪地说:这人是个大佬哦@浮游海带
可她不吃我安利quqqqq

【佐鸣】九命

我的生贺必须扩啊啊啊啊啊(灬ơ₃ơ)ノ〜♡海带我爱你哦哦哦哦哦哦哦!٩(๑´3`๑)۶

浮游海带:


*现代设定
*含四玖
*猫片

01

    猫有九条命。佐助舔舔爪子算算,他大概还剩一条,他决定悠闲安全地用掉这条命。宇智波猫血统神奇,但佐助只有童年时期和同族的猫呆在一起,所以很多关于宇智波猫的事都不甚了解。

    佐助重新闭上眼睛,把头埋进猫窝凹陷处,尾巴缓缓地盘卷在身侧。玖辛奈要开始做早饭了,过十五分钟她会叫醒鸣人,再过十五分钟水门就会被鸣人以暴力方式吵醒,随后就到了早饭时间。

    鸣人小心地用食指蹭佐助的耳朵,佐助稍微动动耳朵以示回应。人类小孩似乎对动物有永远放不下的兴趣,尤其是那种长毛的,佐助越是摆出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鸣人和水门就越是想要逗乐他,虽然他俩并不清楚佐助开心的表现。

    水门蹲在儿子身旁,嘴撅着,脖子无意识地伸长,快凑到佐助的脑袋上。

    天然呆父子和高冷猫咪的对峙被妈妈打破。一手一只耳朵,把父子俩拎到饭桌前,辛奈把食盘轻放到猫窝旁边。佐助摇摇尾巴,俯首享用。

    今天的漩涡一家依旧围着猫团团转。


02

    “妈妈!佐助好像听得懂我说话欸!”鸣人兴奋地抱着佐助,跑到玖辛奈面前,举起手中的猫。

    佐助的视线瞥到一边,他甚至想翻白眼给这个小鬼看。稍微尊重一下猫权不好吗?况且佐助早就能理解人类的语言了。

   “啊——真的吗?”玖辛奈把双手背在身后,弯下腰歪头,看看佐助,又看看鸣人。玖辛奈自然是不相信的,嘴角浅浅上翘。

    “真的!我刚刚在画画,找不到橡皮,佐助就把橡皮推过来了!”鸣人看着玖辛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有点生气,“对吧!佐助!”

    不是的,我没有。佐助再次躲过鸣人投来的视线,要不是那块橡皮掉下来把他砸醒,他怎么会知道丢三落四的鸣人把橡皮扔在哪里。

    玖辛奈慢慢直起身,叉起腰:“那么,佐助,试试看从碗里拿六个樱桃?”玖辛奈指指餐桌。

    你说要我拿我就拿,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佐助从鸣人的手里挣脱,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佐助!”鸣人瞧见玖辛奈得意的微笑,有些焦急,轻声唤着佐助。佐助岿然不动,翻个身,背对着他们俩睡觉。

    “这么看来佐助也就是只普通的猫啦,不聪明的啦——”玖辛奈揉揉鸣人的金发。鸣人撅着嘴,有很多次,佐助都把他需要的东西送到他面前,他才不相信这只是巧合。

    佐助越想越不甘心,被区区一个人类评价自己的智商,还要被质疑。思前想后,佐助翻下沙发,跳上椅子,再跳上餐桌。轻巧勾上碗沿,前爪猛地用力,几颗樱桃从碗里滚出来。佐助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数过东西,用爪子把果实勾在一块区域里,一边还数着数量。

    没错,肯定是六个。

    事实上并没有数过几次数的佐助莫名有一丝骄傲,他能肯定这是六个樱桃。

    玖辛奈被声响引过来,鸣人也跟着她跑来。

    “一,二,三,四……”玖辛奈戳戳红色的果子,鸣人和她一起数着数字。

    “五的啦!”

    “五的说!”

    母子俩同时扩大分贝,佐助怀疑自己长了假耳朵。不可能的,绝对是六个樱桃才对!怀着这样的心情,佐助又数了一遍。

    这次是七个。

    欸?

    “佐助……不会数数啊……”佐助现在就想转身把说这句话的小孩挠一脸——这种失望的语气听得佐助挫败感十足。

    懒懒跳下桌子,伏在沙发上,佐助决定绝不学习数数这种人类才需要用到的技能。

    “别这么失望,佐助好像只是不会数数而已。”玖辛奈蹲下,抓抓鸣人脸侧。佐助听懂了她的指令,玖辛奈震惊之余有些高兴。当时把佐助带回家纯粹是鸣人蹲在路边不愿意离开睡着的佐助,本以为佐助只是区区一只流浪猫罢了。

    在这天后,佐助每天都会拿鸣人的六个弹珠玩。在鸣人和玖辛奈以及水门看来,那是五个弹珠。


03

    “咳咳……”鸣人咳嗽,整个身子被包在被窝里。圆圆的脸颊泛红,嘴唇干燥,呼吸一次比一次浑浊。

    “鸣人?妈妈给你擦一下脸……”玖辛奈的手微颤,用毛巾捧住鸣人持续发热的脸。她轻轻叹一口气,没让鸣人发现。玖辛奈险些把脸盆摔在地上,鸣人这次发烧得太过严重。

    “玖辛奈?”水门搬来椅子,“你去休息吧,我看着鸣人。”水门提提鸣人的被子,抚摸他的额头。

    “好。”玖辛奈撑住水门的肩起身,声音微弱。

    鸣人微微睁眼,目送母亲离开房间。佐助坐在门口,不多久便趴在房间的一角睡觉。
佐助不敢接近也不想接近。他即使看不见多少颜色,也看得出来鸣人很疲惫。

    水门把灯关上,微笑着对鸣人道声晚安。

    “爸爸……”鸣人的鼻音很重。

    “嗯?”水门又把门推开一点,“怎么了?”

    “把门开着好不好?”鸣人吸吸鼻子,眼睑低垂。

    水门本来是怕吵到鸣人,不过他现在需要安全感:“早点睡哦。”水门又把门推开一些。

    鸣人沉沉睡去,水门和玖辛奈似乎也睡了。佐助从床下越到床上,立在鸣人脸侧。因为鼻塞,鸣人张着嘴呼吸,鼾声因鼻音变响。佐助探出前爪,抓抓鸣人的头发。黑色的毛发被夜晚冷色调的光照得泛蓝,蓝色从脊背边缘延伸到尾部。佐助只知道鸣人的头发颜色和水门一样,称作金色,他眼睛的颜色则被称为蓝色。

    佐助俯首,爪子微微陷进床垫内。胡须尖端扎着鸣人的脸,晃晃脑袋,佐助犹豫了一下,闭上眼睛伸出舌头轻触鸣人露出的鼻尖。

    舌头卷起舔舔嘴边,佐助立定在鸣人枕边,曲着爪子和脊背缩成一个圆,耳朵左右转动,尾巴尖儿挂在枕头边,细细的毛接触着鸣人的脸颊。

    人类好像挺喜欢“晚安吻”什么的。

    佐助摆动尾巴,擦过鸣人半张的嘴。随后又把脑袋往自己怀里收了收。


04

    佐助从没这么仔细端详过玖辛奈的脸。他试图从玖辛奈的脸上寻找一些线索。鸣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家了,而且这段时间里玖辛奈和水门两人中往往只有一个人在家。

    在鸣人离家前,他的烧还没退。

    佐助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心不在焉,那六个弹珠已经躺在那里很久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头顶也不会感觉到气流,也听不见鼾声。

    担忧和慌乱,佐助上一次如此强烈的恐惧还是和哥哥走失的时候。

    玖辛奈抱着抱枕躺下,她的包摆在玄关处,说明她等会儿就要出门了。佐助百无聊赖,踱至玄关躺在地上,又突然站起,竖着尾巴四处走动,最终停在玖辛奈的面前蹲坐下来。

    玖辛奈的眼神涣散。她是觉得自己眼睛很干,盯着佐助看都很辛苦。她抱起佐助,把他放进自己的包里。关了灯和煤气,锁上家门。

    佐助很少被带出家里,他被塞进玖辛奈的包里,但空间意外地大。他透过侧面的拉链能依稀看到一些景象。玖辛奈似乎在一家医院前站定,还在给某个人打电话。

    佐助没来过人类的医院,一股不熟悉的刺鼻味道灌进他的鼻腔。玖辛奈打开病房门,水门盖在鸣人手上的手拿开,起身轻轻关上病房门。

    佐助差点从包里跳出去。

    “有好转吗……”玖辛奈声音微弱,她很害怕。

    水门摇摇头,微笑——在佐助看来相当地苦涩——他让玖辛奈坐下:“他太小了……这次肺炎……实在是太厉害了。”

    佐助不熟悉病症,他再不熟悉也能确定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忍不住推搡着眼前明明可以拉开的拉链。

    “嗯……辛苦了水门……”玖辛奈把包放在一边,拉开拉链取出纸巾。佐助吓了一跳,缩在角落里窥探着包外。趁水门坐下来安慰玖辛奈时,他跟着护士偷偷溜进病房。

    病房很小,目前就鸣人一个人住着。佐助窝进另一个病床的床底,等护士例行检查完之后窜到鸣人的病床边。

    病床比家里的床高出一截,佐助好不容易跳到水门的椅子上,中途还掉下来两次。

   佐助蹲坐在坐垫上,和家中沙发的触感完全不同。没敢像平时一样悠闲踱步到鸣人旁边睡觉。鸣人瘦了很多,紧闭的眼睛更显颓靡。输液架上挂着两包还没注射的输液包,护士似乎拿来了针头。

    佐助不满地歪头,鸣人怕疼,每次摔跤都要哭——但是在佐助面前他会强行憋回眼泪,那副样子让佐助哭笑不得,他会识相地别过头,听着鸣人的抽噎声。

    佐助伸出前腿,确定无疑后轻蹬后腿,稳稳地上了床。走到鸣人枕边,再次端坐,往往这时候他应该缩成一团睡觉才对。

    佐助默念着“笨蛋”两个音节。低下头,用脸侧蹭着鸣人的脸颊。佐助的直觉不是很好,虽然鸣人很傻,可是这位主人非常虚弱。

    嘛,谁知道呢。佐助安慰着自己,晃晃尾巴,靠着鸣人的枕头缩成一团。

    完全冷静不下来。

    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鸣人和他父母的脸。那个笑起来很傻,哭起来很傻,做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主人。佐助不愿意看到鸣人现在的样子,他觉得胸闷气短,就连睡觉也没法让他冷静下来。

    算了算了,不知道用了一半还有没有用。佐助起身向前走两步,卧在枕头上。

     猫有九条命,佐助算了算,这是最后一条。


05

     宇智波佐助,一只并不知道自己血统纯正的高贵的宇智波猫。

    佐助这次睡得很香,他就没睡得这么香过。

    以至于在隐约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的时候都不愿意睁眼。

    “醒一醒?”佐助把脸往怀里埋,发现埋不进去了。他迫不得已睁开眼,看见了玖辛奈——可是和以前不一样。佐助以前看到的她,几乎是一个颜色,只有色调不一样。他知道所谓猫和人类能看见的颜色不一样的事实,可他没有颜色二字的概念。

     佐助睁大眼睛,往自己爪子的方向看去——没错,这是人类的手。

    啊?

    佐助吓得“蹭”得坐起,身上盖着被子,对周遭一切的触感和以前不同。

    “你是谁?你妈妈……在哪里?”玖辛奈看见眼前的小男孩光着身子睡在鸣人旁边,也被吓得不轻。

    “玖辛奈?”佐助皱眉,还没完全接受自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物种,也没接受玖辛奈不认识自己的事实。

    “欸?”

    两个人,或者说一个人一只猫,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06

    “鸣人!起床——”玖辛奈掀开鸣人的被子,拍拍他的肩膀。

    “啊……嗯……”鸣人翻个身,右手拖着衣服。“快点起来哦。”玖辛奈打开门,不放心地嘱咐。

    鸣人迷迷糊糊地哼哼,脱下睡衣挠挠蓬乱的脑袋。

    大病过后,漩涡家显得欢快不少。某种意义上又多了一个家庭成员——在猫和人类之间自由切换的佐助。

    “爸爸起床!!!”鸣人狠狠地捶着水门的被子,水门伸出手揉揉鸣人头顶的金发。

    “喂,你好歹吃点蔬菜啊。”佐助不客气地踢踢鸣人的小腿,虽然凭他现在和鸣人一般的小孩子身体根本踢不到。

    “为什么啊,我不喜欢的!”鸣人有点难过,变成人的佐助和佐助猫咪完全不一样。

    “吃掉啊,就这么一点点!”佐助伸出手,肉肉的手和长长的筷子可爱得滑稽。玖辛奈笑起来:“鸣人,就吃掉吧。”

    鸣人抬头看看妈妈,又很不情愿地把视线转向坐在对面的佐助,勉强张开了嘴。

    “你吃啊。”

    “我有张嘴!”

    佐助意识到了自己人类状态下的手臂有多短,颤颤巍巍地跪在椅子上,右手抠住桌边,左手跟着全身颤颤巍巍地把筷子往鸣人的嘴里送。

    “啊——”两个孩子同时无意识地长大了嘴发出声音。鸣人眯着眼咀嚼嘴里的东西,艰难地吞下去。

    “吃完了!我去上学了!”鸣人蹦下椅子,擦擦嘴背上书包。佐助小心翼翼地把筷子稳稳地摆在碗沿,双手撑住椅子边缘稳稳滑下。

    水门已经等在玄关,鸣人跑过去,接过水门递给他的鞋子。

    “过斑马线的时候要看周围,即使水门在旁边也不可以乱蹦乱跳。”

    “便当带了吗?没带的话我去拿,啊,还有水杯!”

    “……”

    鸣人接过水杯,挂在脖子上:“我走咯!佐助和妈妈再见哦!”

    佐助歪歪头,高高举起手对着鸣人挥挥:“要当心哦——”

    “拜拜——”

    鸣人眯眼,张大嘴笑着。

    佐助变成人之后,第一次看见了鸣人头发的金色和他眼睛的蔚蓝。

————————————————TBC?


@Leptin_沉迷宇智波 
蛋蛋生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发礼物最后一发……(躺倒

告诉你爱我。(严肃



在带卡猫片里有设定宇智波猫感情达到巅峰时会变成人这样(我这个好像是变相安利(bu

佐助不会数数嘛,所以把命数错了来着(迷之设定)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篇,会在带卡猫片里登场的佐鸣(给自己挖坑。)

好开心啊啊啊啊(四处乱跳)


评论 ( 2 )
热度 ( 85 )

© Leptin_跳坑狂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