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洁癖,不拆不逆
重点:不逆不逆不可逆
无差也不怎么能接受(「・ω・)「
佐鸣
如今的我沉迷凹凸日渐消瘦
雷安好啊瑞金妙啊
小英雄吃轰出/胜出/胜→出←轰
唯一能吃的一对大三角!!!
没办法轰总太帅咔酱性格太戳
LOFTER总说我有敏感词qwq
基本是条咸鱼,而且懒到爆炸
谢谢关注x
现在正努力往相声演员的路上发展
想要写好字qwq
悄咪咪地说:这人是个大佬哦@浮游海带
可她不吃我安利quqqqq

金平糖

舔舔舔甜甜甜(๑•̀ㅂ•́)و✧

浮游海带:


*全员生还

*带卡带无差日常向,平平无奇的甜饼。

“啊——小鬼们终于自己去玩了……”带土躺倒在草地上,仰望夜空。

卡卡西盘坐在旁边,用在庙会买的扇子扇着风:“很热闹啊。”他拉拉头上被鸣人硬套上的狐狸半脸面具,一手撑着地,跟着带土一起仰望夜空。

“喂卡卡西,扇子再过来点——”带土支起身,把卡卡西拿着扇子的手往自己这儿掰,“热死我了……”

“你先躺下。”卡卡西转身,正对带土坐着,吹到风了吗?”他特意用力扇了几下扇子。

“可以可以,很凉快。”带土侧身翻起了卡卡西的纸袋,“……啊,在这儿。”他掏出一个小盒子,拆开,拿出小小的瓶子。“大概年纪大了就想吃糖啊。”他自言自语,往嘴里塞了几粒金平糖。

“你才二十几……别老是说自己老了的话。还有,你一次吃这么多的话,金平糖很快就会没了哟。”卡卡西低头,胡乱揉了带土的头,随后又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庙会。

“知道了……”带土瞥着卡卡西半斜过去的身子,嚼着金平糖。他摸过他头的手就撑在他面前。对摸头这种小把戏没辙,带土只能认输。

卡卡西本是无意识地回头,却看见立刻躲避他目光的带土。卡卡西故意伸出手探向带土的头:“你不会害羞了吧?”带土看了他一眼,拍了一下卡卡西伸过来的手:“别别别……”

卡卡西“噗嗤”笑出声,把手缩回来。“你笑个鬼……”带土略有不满。“没有啊,就觉得你很可爱而已。”卡卡西眯起眼睛笑着。

带土白了卡卡西一眼,怀着“说一个大男人可爱很可怕”的心情把一颗金平糖塞在塞在上下牙之间,闷哼一声示意卡卡西。“啊。”卡卡西举起手指着带土的嘴,“要我吃糖吗?”

带土又不耐烦地闷哼一声:“知道了就快点。”别磨磨唧唧。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带土变得急躁。

“好,好……”卡卡西拉下面罩。

不知道亲了多少次了,带土想。他无意识地舔舐金平糖,与怀中人的口腔唇舌。

卡卡西没数过他和带土的亲吻次数,自然也没计算过频率这种东西。不过时长很长——这全由着带土。卡卡西本人是无所谓的,主动停下这种事情他也不擅长。至于会不会向后发展,虽然带土号称每次都仔细观察卡卡西的意愿,不过据卡卡西本人观察看来,带土在进行下一步之前不会睁眼。

还是很会享受啊。

金平糖融化,卡卡西已经平躺在草地上。口中泛起吃完糖后必有的酸味,一颗小小的金平糖居然能撑那么久。

带土揽着卡卡西的腰,另一只手则轻托着他的后颈。

卡卡西在把面罩重新拉上前,照例用右手抹了一下嘴。口腔中的酸味基本消失,庙会的灯火渐暗。“你别抹嘴啊……”带土皱眉,起身坐着,无力地挠了挠后脑勺。

“不抹的话面罩上会有味道。你已经问过我很多遍了哟。”卡卡西仰头,望着没有几颗星子的夜空。

“也是哦……”带土盘腿坐着,盯着卡卡西浴衣的衣角“不过你这样会让我产生挫败感……对了卡卡西,你刚刚有没有一种害羞的感觉啊。”

卡卡西显得有些惊讶,随后仔细回忆了一下:“嘛——其实还好吧,又不是第一次。”

“是吗……”带土揪住卡卡西浴衣衣角,又放开,又揪住。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耳朵红了来着。”带土愣是没说出口。

“你刚刚埋着头在我身上趴了十分钟来着……”卡卡西也没说。




后来——

“我说琳啊,卡卡西也太嘴硬了吧……他明明脸红了来着。”带土扁着嘴,咬下一个团子,“之前把我搞得很难堪啊。”

“其实还好了,他有没拒绝你的chu。”琳握着茶杯,轻轻吹出一团热气。

“诶也是哦——”带土又咬下一个团子,拖长了音调。

琳已经习惯了带土这类明槽暗秀的行径,也习惯了充当带土的树洞。

不过到最后琳也没有告诉带土她和几个同伴那天经过了他们两个躺的山坡。

卡卡西也没有告诉带土那盒金平糖是他送他的礼物。


———————END







度娘说金平糖的寓意似乎是重要的牵绊。

两个老男人(bushi)认认真真谈恋爱不好吗。

日常Uchiha——nice!!!


评论
热度 ( 99 )

© Leptin_跳坑狂魔 | Powered by LOFTER